资讯站
首页 > 业内 > 正文

甲醇供给或超需求 震荡收敛重心下移

2017-12-25 14:35:06    来源:网络
2018年,是供给侧改革进一步深化,金融杠杆进一步下降,环境保护进一步加强的一年。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原油、天然气、煤炭等一次能源稳中有升,将会成为中长期支撑大宗商品缓步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但金融去杠杆、商品库存周期转变、环保政策从严等因素,也会对大宗商品阶段性的行情产生重大影响。

\
 
甲醇而言,短期来看,沿海现货仍升水期货300以上,整体库存水平偏低,在供需格局变化不大的情况下,期现货价格偏强局面或将维持;中期来看,烯烃低利润仍将会影响甲醇的总体需求,期间还叠加美联储加息及2018年3月末环保限产结束等政策事件影响,预计2018上半年甲醇很可能会走出一波高位回落行情;长期来看,2018年整体新增供给超过需求,下游一体化烯烃装置投产会压制甲醇价格上限,上游原料成本稳中有升会支撑甲醇价格下限。因此,我们预计2018年甲醇价格将呈现波动区间收窄的震荡运行走势,并且整体价格重心较2017年将有所下移。
 
一、国内外价格震荡运行
 
1.国内宽幅震荡,价格重心上升
 
2017年国内甲醇市场先抑后扬,整体宽幅震荡,相比2016年价格重心上升。
 
年初先是延续了去年年底高位震荡行情,但进入2中旬后,高库存、高资金成本、下游低利润等因素开始显现。3月份,美联储加息引爆资本市场,金融去杠杆政策受到普遍关注,甲醇随大宗商品高位回落,沿海贸易商恐慌性抛售,甲醇进入主动去库存周期。4月西北三套烯烃装置连续检修,甲醇失去需求支撑,跌入弱势震荡期。
 
5月中旬后,环保、安检、限产逐渐成为国内各行业政策的主旋律。对甲醇而言,首先是甲醛、二甲等传统下游行业限产,然后是物流和部分供给环节安全检查,该阶段甲醇呈现横盘整理走势。
 
8月份开始,为配合“全运会”、“十九大”等活动顺利召开,国内环保、安检强度及范围进一步提升,大宗商品整体震荡上行,同时甲醇进入增库存周期。进入四季度,国内、外装置检修频繁,环保限产力度空前,甲醇供给偏紧,下游传统需求季节性增加,甲醇进入被动去库存期,价格在年末出现跳跃式增长。
 
目前,甲醇库存持续低位水平,沿海到港有限,天然气供给紧张烘托氛围,甲醇价格已创13年以来新高,在“煤改气”以及环保限产大环境下,短期供给紧缺仍将主导甲醇走势。
 
2.国外先跌后涨,亚洲价格抢眼
 
2017年外盘甲醇市场同样呈现先跌后涨的震荡走势。上半年整体高位回落,三季度企稳反弹。8月中下旬出现一轮加速上涨,主要受中东、美洲等国外重要甲醇装置检修影响。9月份,亚洲到岸价与欧美到岸价出现分歧,亚洲价格开始大幅升水欧美,走势十分抢眼。进入四季度,受东南亚装置检修及国内价格大幅走高影响,外围价格继续上推,但涨幅逐渐趋缓。
 
二、供给预计大幅增加
 
1.国内外产能持续增长
 
2017年全球甲醇预估产能将达到13790万吨,主产区主要是中国、中东、南北美洲,消费区在东北亚、中西欧、北美和东南亚。其中,中国产能占全球总产能接近60%,而东南亚地区产能尽管全球占比不是很高,但是地理上距离较近,所以对中国甲醇进口数量和预期影响都较大。
 
2017年,预计国内甲醇总产能为8198万吨,产能增速为6.32%,总产量约为4475万吨,产量增速为3.74%,产能利用率为54.59%.总体看,2017年甲醇产能产量继续增加,但增速却进一步放缓,主要原因除基数逐年增加导致的同量同比自然下降外,还有高成本的天然气制甲醇被逐渐挤出市场,环保限产降低了产量,同时也延迟了新产能投产等因素。
 
2.国内产量缓步增加
 
2017年预计我国国内精甲醇产量为4474.57万吨,同比增长4.27%,相比2016年同比增长8.43%的增速,只能说是小幅增加。2018年甲醇产量将延续2017年的增长态势,预计全年总产量有望接近4600万吨。
 
开工率方面,从数据上看,2017年国内甲醇平均开工率66.7%,高于2016年平均开工率62.9%,貌似整体开工情况要好于去年。但从产能利用率的角度看,由于环保限产导致焦化企业出焦时间延迟50%-100%,出于“保焦”需要消耗了大量的焦炉煤气,使得同等开工率下甲醇的产出显著下降,因此产能利用率情况实际上不如2016年水平。
 
国内甲醇市场分为内地市场和沿海市场,内地市场多为国产货源流通,而沿海甲醇以进口货源为主。国产货源贸易流向保持西北地区外发至东南地区,主要消费区域包括西北、华东地区的MTO装置,以及山东、华北、西南和华中等地区。近年来,受环保限产、安检限运和煤价上涨等因素影响,沿海与内地两大甲醇市场的套利窗口时常关闭,贸易流通量大大下降。目前,沿海地区甲醇货源2/3以上来自国外,仅有少量货源来自内地,一旦发生外围装置检修或港口船运装卸管制,经常会造成区域性的供给紧张。
 
2017年我国计划新增甲醇产能807万吨,实际已投产能为487万吨,其中仅中天合创二期180万吨具有下游配套产能,其他如新能凤凰三期、通化化工等装置投产后即停车检修至今,因此总体对年内产量增加贡献不及预期。此外,由于受资金、环保等因素限制,仍有320万吨装置未能按计划投产,预计可能会延期至2018年投放。
 
2018年计划新增甲醇产能375万吨,其中具有下游配套装置的产能260万吨,如果再算上2017年延迟投产的产能,2018年预计新增总产能可达695万吨,具有配套下游产能340万吨,也就是说对市场产生直接冲击的新增产能为355万吨。然而,从历年经验来看,产能计划完全执行的可能性不大,真正落地的产量一般会打很大的折扣。
 
2019-2025年预计仍有1070万吨新增产能,但大部分都是有配套下游的,对市场直接影响有限,但长期看会通过冲击甲醇下游来间接的影响甲醇市场。
 
3.国外投产进入爆发年
 
2017年预计我国甲醇进口总量为830.53万吨,同比增长-5.69%;出口总量为12.33万吨,同比增长268.04%.今年进口量下降主要是由于年内频繁的外围检修和港口船运管制。2018年甲醇进口量将大幅增加,预计全年总量有望突破1100万吨。
 
我国甲醇进口主要来自于伊朗、新西兰、阿曼和沙特等传统生产国,马来西亚、卡塔尔、印尼和文莱也是重要的进口来源国,而特立尼达、委内瑞拉和美国等新增进口国对华甲醇贸易量增加显著,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
 
2016-2020年,东北亚地区仍将继续扮演全球甲醇最大需求地的角色,未来中东和南北美洲的甲醇将主要流向东北亚。预计到2020年,中东出口至东北亚的甲醇将增至900万吨,南北美洲出口至东北亚的甲醇总计将突破1000万吨。伊朗和美国是主要的甲醇产能增加地,而中国是主要的甲醇产能消费地。
 
2017年国际新增产能不断推迟,截至目前暂无外围甲醇投产。2018年甲醇国外投产将进入爆发季,计划新增产能达631.5万吨,伊朗与美国成为新增产能的主要来源地,预计生产的大部分甲醇将流往中国,我国明年甲醇进口量将大概率增加。当然,具体的投产时间和落地产量仍存变数,后续需要进一步跟进。
 
此外,2019-2021年国外甲醇仍有558.3万吨相对确定的投产计划,而且这一统计数据仍在不断完善中,预计最终实际增产数据相比该数据将是只高不低。
 
三、净需预计增长有限
 
1.烯烃占比主导,开工普遍回落
 
2017年甲醇下游需求结构相比2016年变化不大。烯烃需求占比继续增加且仍占据主导地位,燃料需求(包括醇醚燃料、甲醇汽油、甲醇制氢等)和调油需求(MTBE等)占比也有所增加,甲醛、二甲醚、醋酸的传统需求占比继续回落。目前看,烯烃、燃料、甲醛、MTBE、醋酸、二甲醚六大下游板块占比超九成,基本可以代表整个甲醇下游需求情况。预计2018年,传统需求占比将继续下降,烯烃、燃料、调油等需求占比仍将上升。
 
2017年,烯烃、甲醛、二甲醚、MTBE、醋酸年均开工率分别为77.71%、31.28%、19.28%、57.84%、73.79%,均低于2016年78.87%、37.69%、20.49%、59.51%、77.43%的水平,其主要是受环保安检限产和生产利润偏低两方面因素影响。
 
2.烯烃投产多为配套
 
2017年,已投产烯烃装置仅一套——中天合创二期,70万吨烯烃产能配套180万吨甲醇装置。2018年计划投产烯烃装置产能为410万吨,其中120万吨为CTO装置,其余290万吨预计配套甲醇400万吨(200新建,200已建)。也就是说,即便计划装置全部投产,外采甲醇量也仅有470万吨(烯烃/甲醇=1/3),但实际中装置按计划全部投产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2019-2026年,新投烯烃装置(特别是在内地的)基本上都是一体化装置,这一方面是由于国家对新建煤化工项目有着向规模化、集约化、产业链深层次化发展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企业追求生产利润最大化使然。因此,未来烯烃装置尽管投产不少但多有配套上游,对甲醇市场净需求的贡献有限。
 
四、库存降至三年低位
 
2017年,无论是港口总库存还是流通库存,皆处于历史低位水平。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今年沿海地区烯烃企业和传统下游的持续采购,但更重要的是因为内地焦化限产、港口航运管制、外围装置检修等因素共同导致了沿海阶段性的供给紧缺。截至12.7,沿海地区(江苏、浙江和华南地区)甲醇库存降至53.12万吨,可流通货源降至9万吨左右,达到近三年来的最低位。
 
从库存周期角度看,2017年沿海库存先后经历了一季度的被动增库存,二季度的主动去库存,三季度的主动增库存,最后到四季度的被动去库存。从目前情况看,环保限产将会延续到明年一季度,港口整体12月份的预报到港量偏少且主要集中在12月下旬,因此短期沿海现货依然紧俏,低库存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五、上下游利润显著分化
 
1.生产企业利润大好
 
目前,我国甲醇生产主要以煤、焦炉煤气、天然气为原料。截止2017年底,我国煤制甲醇产能占比为74.07%,焦炉煤气制甲醇产能占比13.58%,天然气制甲醇产能占比12.35%.从原料对甲醇成本影响来看,煤制甲醇和天然气制甲醇利润受成本影响较为明显,焦炉煤气属于焦化企业副产品,产量主要是焦化企业开工率及出焦时间等因素影响,成本利润主要参考制备其他产品的机会成本。
 
煤制甲醇方面,2016年煤炭价格上涨后,2017年整体高位震荡,国内平均生产成本维持在1600-1900元/吨区间,西北地区装置多自有煤田,生产成本更低。生产利润方面,由年初900元/吨高位回落,二、三季度跌至200-300元/吨,9月份起受内地环保减产停产等因素影响,利润出现跳跃式上涨。截止12.7,甲醇生产成本降至1720元/吨,处于年内平均水平;利润升至1255元/吨,处于历史绝对高位水平。
 
2.进口利润年内高位
 
2017年,甲醇进口利润水平保持良好,年内仅2月中旬-3月中旬、9月中旬-10月中旬两个时间段出现倒挂,其他时间均维持盈利状态,全年平均利润较2016年有较大提升。截止12.7,甲醇进口完税价格为3179元/吨,沿海现货均价为3574元/吨,进口利润为395元/吨。尽管短期受港口管制及运力不足影响,沿海甲醇到港量略显不足,但在巨大的进口利润驱使下,预计中期甲醇进口量将会有显著提升。
 
3.区域贸易利润提升
 
2017年,华东地区与内地产区价差波动相比16年大幅增加,整体价差重心也出现显著提升。2月中旬,区域价差达到阶段性高位,内地到华东货量大幅增加修补了价差。截止12.7,区域价差再度走高,尽管短期受环保限产影响内地供给难有显著提升,但区域套利空间已全面打开,中期看过高得贸易利润必将被逐利的市场所修复。
 
4.下游行业利润回落
 
2017年,甲醛、二甲醚、醋酸行业平均利润均出现较大提升,MTBE、西北烯烃、华东烯烃行业平均利润则出现一定程度回落。究其原因,甲醛、二甲醚受环保安检影响最大,供给相对偏紧;醋酸受下游PTA产业向好带动,需求相对旺盛;MTBE上游成本偏高,下游油价低迷,利润挤压严重;烯烃受甲醇原料大涨影响,行业平均利润大幅下滑。进入四季度,由于全国甲醇价格大幅上涨,下游除醋酸行业利润继续上扬外,其他行业利润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
 
然而我们发现,低利润下烯烃产业开工下降并不显著,仅华东、山东个别烯烃装置停车或降负荷,其他多数装置实际负荷维持不变。据了解,一方面是一体化装置和具有精细化工下游的企业尚未真正亏损,对利润恶化的耐受性较强;另一方面是部分国有性质的企业受限于必须完成年内计划的产能指标,因此无法停产烯烃选择转卖利润更高的甲醇。可以说,年底甲醇的“疯涨”行情,除了得益于环保限产影响外,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国内烯烃产业集体“纵容”的结果。

责任编辑:

关键词: 甲醇 化工行业 原材料

化塑汇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化塑汇”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和视频文件,版权均为化塑汇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与17717578966联系。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化塑汇”,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3)本网评论版块中各网友的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1
评论
2017-12-26 15:18 发表王斌
目前甲醇生产企业利润较高,甲醇制PP亏损,空甲醇多PP反向套利机制压制甲醇上涨。技术面,主力MA1805合约短期维持高位震荡偏弱。